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

启时数码网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

旗下栏目: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

首页 > 网络视频 > 其他 > 李亚鹏4000万债务案召开重审庭前会议

李亚鹏4000万债务案召开重审庭前会议
来源: | 作者: | 人气: | 发布时间:2020-06-02
摘要:

本报记者 万笑天 郝成 北京报道

11月5日,在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,艺人李亚鹏等人被诉欠债4000万案召开庭前会议,该案即将迎来重审。此前一审、二审均判李亚鹏方败诉。

这一切均源于2012年的一份《项目合作框架协议》(下称“《协议》”),与三年后的《承诺函》《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变更协议》(下称“《变更协议》”)。一审法院认为,上述协议合法有效,李亚鹏、李亚炜向泰和友联公司出具承诺函,自愿承诺向泰和友联公司支付4000万元,支付期限届满,其二人应当按照承诺函的承诺履行付款义务。

2008年11月,李亚鹏在云南丽江登记成立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雪山公司”)。彼时,李亚鹏出资450万元(占股90%)与其兄李亚炜(出资45万元,占股9%)等人,共同成立了这家以丽江当地房产开发为主的公司。

2012年1月,雪山公司与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泰和友联”)签订《协议》约定,双方合作完成“雪山文苑”项目,泰和友联出资6000万元对雪山公司进行注资,并相应获得雪山公司10%的股份。之后,泰和友联公司分三次转账6000万元。

《协议》还约定,若本项目发生亏损,其所实际发生的亏损全部由雪山公司原股东(李亚鹏、李亚炜、李一兵)独立承担。若项目的实际利润低于雪山公司在签订协议时提供的财务报告,雪山公司确保泰和友联实际获得的全部权益不低于1亿元,项目开发周期为3年。若开发周期超过3年,考虑到乙方出资额的资金财务成本,3年开发周期届满,由乙方先行收回约定的固定权益收益4000万元。

由于运营不利,雪山小镇项目开发运营持续恶化。最终,李亚鹏做出了出让所持有的雪山公司股份的决定。后经李亚鹏等原股东承诺,泰和友联在股东大会上放弃对李亚鹏股份的优先购买权,同意阳光100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低价收购,条件是李亚鹏以到期债权的形式,于2015年7月向泰和友联支付固定权益收益4000万元。

所谓《承诺函》即,李亚鹏等原股东在2015年4月17日与泰和友联签署《承诺函》, 将在2015年7月向泰和友联支付固定权益收益约4000万元,后又在复函当中承诺最后支付期限为2015年12月25日。

此《承诺函》也是二审的争议焦点之一。二审时,李亚鹏、李亚炜方表示,《承诺函》存在胁迫的情形。但对于签署《承诺函》时是否存在胁迫情形,李亚鹏、李亚炜在二审时并未提交相应证据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对于李亚鹏方指控签署《承诺函》时存在胁迫情形,泰和友联曾向媒体提供了一份录音,这份10秒的录音内容来自李亚鹏,他说,“你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保障,我给你们一个保障,需要怎样我都可以,需要我跪下、需要我趴下都可以。”据称这份录音经过公证。

2018年3月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(2018)京03民终3815号判决书终审判决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判定李亚鹏一方须支付这笔款项。2018年4月,该案件执行立案。

据《中国经营报》此前报道,司法部门在执行过程中发现,李亚鹏名下已无可供执行的资产。同时,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对李亚鹏身份信息查询时则显示,身份证号与姓名“不匹配”。而其在身份证上使用的乌鲁木齐的地址,早已迁出注销。对于李亚炜,他收到了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,其名下在北京的两套住宅也被司法冻结。

2018年12月,在北京高院对此案再审的民事裁定书上,李亚鹏的身份已更改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。李亚鹏再审申请中,并未再提及《承诺函》签订有胁迫情形,李亚炜则称,《承诺函》中他的签字,并不是其本人所签。

上述裁定书显示,法院经审查认为,本案应当对《协议》《变更协议》的效力进行具体分析,并对《承诺函》的内容进行法律层面认定,确定诉讼争议4000万元款项的性质后,对泰和友联公司的诉求作出处理,并裁定,再审期间,中止原判决的执行。

责任编辑: